人民教师的家国情怀
作者:徐刚
发布时间:2017年9月8日
徐刚 2017年9月8日
问题描述
再过四天又到教师节,早晨看见女儿在我办公室做蛋糕,我奇怪地问:“你在我这里捣鼓什么呢”?女儿回答:“在做蛋糕,过几天就是教师节,我想亲手制作蛋糕慰问老师。”操作台上锅盆调勺一大堆。
教师解答


再过四天又到教师节,早晨看见女儿在我办公室做蛋糕,我奇怪地问:“你在我这里捣鼓什么呢”?女儿回答:“在做蛋糕,过几天就是教师节,我想亲手制作蛋糕慰问老师。”操作台上锅盆调勺一大堆。

为什么女儿要亲自动手,平时我都没有这样的荣幸。突然间我想到“情怀”二字。这是女儿对教师节的一种情怀,对教师职业的一种情怀,对教师尊重的一种情怀。在什么都能用钱可以买到的年代里,只有真正发至内心的“情怀”是无价的。我理解女儿的心思,感谢她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她对老师尊重与感谢。

当“人民教师”是我此生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一件事,虽然只是小小孩子们的老师。我舍医学从教育,父母不解,亲朋好友不解,可我知道自己要什么。近朱者赤,我当老师的梦想来自于小学时代的葛老师和潘老师,中学时代的孟老师,他们都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老师。 

前苏联电影《乡村女教师》,影片跨度很大,经过两次世界大战,刚从学校毕业的瓦尔娃拉在未婚夫被捕的情况下,毅然决然孤身一人前往西伯利亚当一名乡村女教师,一当就是一辈子。她培养出的学生功名成就,学生们回到西伯利亚看望她们的启蒙老师-瓦尔娃拉,祝愿老师健康长寿,祝愿祖国繁荣富强。影片中女教师瓦尔娃拉的形象根深蒂固地扎进我心底。瓦尔娃拉年轻美丽的形象和我的葛老师,潘老师,孟老师一样,深深融进了我的血液,我立志长大了要做一名像他(她)们那样有“家国情怀”的人名教师。

人民教师中的“人民”我十分珍惜。我总认为,无论你是哪个级别的老师,老师这两个字的前面必须加上定语 “人民”。可惜,现在很少有人想起或者提起。

从教40多年,我经常诚惶诚恐地敬畏着这个光荣称呼“人民教师”,在我所获荣誉中最值得我骄傲和珍惜的是1996年我被国家教委授予的《中国百名女教师》奖,上北京国宾馆钓鱼台领奖。中国一百名女教师中有我的名字和介绍,我自己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年轻美丽的“瓦尔娃拉”。

可最近20多年来,每当我在教师队伍建设中讲起“人民教师”这个词或鼓励教师要有“家国情怀”时,传递给我的现场信息大体都是木讷,恍惚和苍白,有时候他们看我的眼神有点诡异。不知什么时候社会不再提“人民教师”,人民教师这个称号不再那么有高度、有温度、有深度。

很多人曾经问过我: “徐园长,你为什么到哪里都能带出一支好队伍?”说实话,前些年要找志同道合的“人民教师”确实有点困难,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模糊了很多教师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心智。我现很庆幸,经过时间淘沙,依霖校园里大多数教师可当担得起“人民教师”的光荣称号,她们就像瓦尔娃拉那样年轻美丽,受到孩子家长的爱戴。

今年5月我考察了当今被世界教育界誉为——世界第一的芬兰。芬兰教育从国家层面重力用在一线教师培养和选拔上,每年申报教师人数中只挑选最好的10%,好中选优。芬兰教师工资和本国其他行业或者与周边国家相比不是最高,但芬兰幼儿园老师的地位确在全国360行中排名第五。芬兰教育重力还用在“三岁看大,六岁看老”的早期教育上。“三岁看大,六岁看老”在芬兰社会中绝不是一句名言或者一句口号,这句话实实在在通过芬兰政府有所作为而落地开花。尤其是国家教育目标下沿至地方出台相应细则后,直接把课程设计、实施和操作的权利交给教师,教师的工作直接对国家负责,教师肩负着国家和人民的信任,肩负着国家和人民的重托,光荣而艰巨。这样的国家政策和社会风气,芬兰教师的家国情怀不言而喻,我羡慕不已。

今年的教师节,我在感恩一路陪伴我成长的人民教师的同时,我也将“人民教师”这一词赠送给依霖幼儿园的全体老师:亲爱的依霖老师们,让我们一起为今天中国的进步和发展,为实现“中国梦”,担当起人民教师光荣、圣神而又艰巨的重任,做一个陪同孩子成长的优秀的人民教师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徐刚写于第33个教师节前夕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上海闵行区依霖幼儿园 地址:腾冲路259号 联系电话:54151532(一部)64608476(二部)